该院也并没有如宣传中那样

2017-12-15 07:29

魏则西之死仍在发酵,众人在为一个二十一岁积极阳光却又身患滑膜肉瘤的大学生的离世惋惜之时,更加痛惜和追问的是:谁是整个事件的肇始者,是竞价排名的百度,是外包的医院科室,还是医疗监管体系?恐怕都逃不了干系。

如果说网络技术的进步应反过来会更好地服务于社会、服务于公众,那么该怎么去消除其间不规范的经济利益链,使其真正发挥最大的社会效益造福于民才是问题关键。今年1月初,百度因“卖吧”事件而广受质疑就是一次典型的教训,可惜的是,本该痛定思痛,扛起为企业、为社会负责的大旗,却又再次身陷舆论漩涡,遭受公众质疑。

日前,百度已回应魏则西去世事件,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并表示“正积极向发证单位及武警总部主管该院的相关部门递交审查申请函,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对于任何一位癌症晚期的患者来说,这种解释可能为时已晚。同时,将目光转移到医院治疗上,依然是问题多多,百度上打出的该医院的广告和医院的治疗技术是否吻合?医院科室外包呈怎样的利益链条?医疗漏洞如何进一步监管?这些问题不一一敲定,难以重筑网民们的信任链条。

魏则西是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进行生物免疫疗法,在多次治疗后,不幸去世。据报道,魏则西生前曾在知乎撰文,详述此次经过,称这种生物免疫疗法,在国外早已因为“效率太低”而被淘汰了,该院也并没有如宣传中那样,与斯坦福医学院有合作。百度竞价排名问题由此引出。

在与百姓生命息息相关的问题上,监管者不妨也借鉴一些国外的监管手法,比如通过人工和技术手段对广告进行审核。有报道称,谷歌有一支超过1000名员工的团队专注于通过人工和技术手段对广告进行审核,在整个2015年,谷歌共去除了7.8亿条违反其政策的广告。同时,还应该加大罚款力度,增加违法成本,严厉打击虚假医疗广告,消除这条不规范的经济利益链。

目前,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联合调查组将适时公布调查和处理结果。对于百度表示的“希望相关部门能高度重视,立即展开调查”相信不久便会水落石出。与此同时该进行的,是医疗监管体系的升级——不管是手段上还是观念上。在互联网时代,医疗监管绕不开网络,也必须借助网络。技术的进步带来的应该是监管手段的升级,如果观念不与时俱进,那么这个漏洞若再引发什么事件,医疗监管体系必将面临更加汹涌的民意。(珊珊)

在今年4月底,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6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其中第五条便提出建立健全综合监管体系。内容包括健全医药卫生监管法律体系,进一步健全综合监管工作机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加大医疗卫生行业监督执法力度,严厉打击各种形式的非法行医,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加快推动医药卫生行业信用体系建设等。魏则西之死暴露出目前医疗监管的漏洞,同时也显现出在网络时代互联网上发布的各种医疗信息缺乏监管审核的现状。除了需要加强综合监管、加大医疗卫生行业监督执法力度外,健全网络信息发布监管渠道、保证网络医疗信息安全真实,同样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