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人不养桥

2016-12-27 01:54

位于中心城区的兴隆桥没有这么幸运。从2010年开始,年久失修的兴隆桥总让人担忧。看上去就是危桥,来往的行人也比较多,可就是没人来管理。走过兴隆桥时,我们都会胆战心惊,无奈之下也只能通过。马杭片区很多居民对此颇有微言。

当务之急是对已经发现的危桥进行维修加固。然而在资金十分紧缺的情况下,当地公路部门只能对计划内的农桥进行加固,对危桥提前进行维修,尽最大的努力保障桥梁安全。

然而,随着桥梁总量的快速增加,桥梁养护任务越来越繁重,每年需要维修加固的桥梁数量约占公路路网桥梁总数的15%。行业专家十分忧虑:较之实际巨大的工程量,各地用于旧桥加固与危桥改造的资金捉襟见肘,养护行业的通病,是养人不养路,养人不养桥。

农桥检测分路网内外

加固和改造老旧桥梁是现阶段农村危桥工作的当务之急,但在解决老旧桥梁危害的同时,建设和养护好新建桥梁也非常重要。若不然,旧桥刚修好,新桥或许就会因为缺乏养护和管理转变为危桥,由此陷入怪圈。几十年设计寿命的农村桥梁,由于缺乏有效监管,加上超载超限车大行其道,其后期养护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可想而知。资金充足可以保证桥梁建设的理论寿命,但制度和监管则能决定桥梁的实际寿命。闵成认为。

现在很多地方都是发现农桥成危桥后,在桥两侧竖立禁止通行的告示,随即将桥封闭,仅供行人通过。湖塘的做法开创了先例,联合区级交通运输部门,对所有农桥进行检测,节省了成本,还能提供专业报告,看似当下投入的资金多了,但是长远而言,还是有利无害。韦建英认为,根据农桥的管理职责来看,区交通运输局只负责行业管理与监督,地方政府才是农桥改造的主体单位,各地可以在即将规划的十三五中,明确将农桥管理纳入计划,从而更好地开展工作。

别等成了危桥再说

不仅是兴隆桥,我区很多路网外的农桥都让人担忧。湖塘镇农村公路办公室副主任闵成道出了其中的原委:2010年开始,我省进行农村路网的登记造册,各地逐级向上报。但是,报送的一般都是县乡道路以及农村的重要道路,很多乡间小道以及并不重要的道路没有纳入其中,导致了部分农桥未被纳入路网之中。因此,不在路网中的农桥不会被列入每年的农桥检测和养护。

从十五期间交通部启动公路危旧桥改造计划以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针对全国桥梁安全隐患的通知发布,各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被要求加快危桥的维修、加固和改造进度,加强对桥梁的日常养护管理工作,落实责任部门和责任人。

除湖塘外,我区仅南夏墅街道对辖区内的部分路网外农桥进行了个别检测,大部分地区对路网外的农桥仍未给予足够重视。路网外的农桥不说,很多镇对路网内的农桥管养都存在贻误。虽然区级财政有奖励,但很多地方政府考虑到要自己出资,还是多有顾虑。韦建英如是说。

闵成说:以兴隆桥为例,它处于湖塘与高新区北区交界处,后来明确由湖塘管理。当时,兴隆桥并未纳入农村公路路网之中,维修资金没有来源。因此,我们也在想方设法解决路网外农桥的管养和维修难题。

2015年10月13日,牛塘镇2015年度旧危桥改造工程中的最后一座桥梁卢北桥完成梁板吊装工作,这也意味着该镇全年度旧危桥改造目标全面完成。作为连接牛塘镇谢家村和卢家巷镇区的重要桥梁,卢北桥的命运改写了,可很多类似卢北桥的农桥却迟迟不见动静。

我区农村现存的桥梁,多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年代久远,缺乏修缮维护,大部分已经破败损坏,有的没护栏,有的桥面千疮百孔,加之近些年愈演愈烈的车辆超载,更使得农危桥问题雪上加霜。区公路管理处养护管理科科长韦建英介绍,2013年,我区出台了《武进区农村公路旧危桥改造管理实施细则》。根据细则,涉及的农村公路旧危桥为全区农村公路路网上且纳入年度改造计划的桥梁。

2015年,湖塘镇成为全区首个对辖区内所有农桥进行检测的地方政府。借助区交通运输局的力量,在全区农桥检测时,湖塘镇进行了单独申报,单独资金核算。目前,检测已经全部结束,详细的农桥检测报告将在不久后出炉。这为我们今后对路网外农桥的管养提供了依据。有了详细的检测报告,加上针对性的管养建议,对我们的工作十分有利。闵成如释重负。

网外农桥无人问津

在我区范围内,农危桥的改造从未停止。根据统计,2008年至2012年,武进共改造农危桥339座,彻底解决了一批存在安全隐患的危桥。2014年,武进再次投入3000余万元,对全区的39座农桥进行了改造或重建,全区农村路网的安全质量、通行状况和便捷程度都得到了大幅提升。不过,改造的桥梁设有门槛:列入路网统计,才有可能进行管养、维修或改造。

原先,湖塘地区共有农桥108座,随着城市化进程和桥梁改造,目前仍有50座农桥,而不在路网中的桥梁却达21座。并非我们不愿意对路网外的农桥进行检测,如果我们以镇为单位,邀请检测机构来进行农桥检测,由于桥梁数量少,成本很高。反之,如果由区级交通运输部门邀请检测机构,对全区农桥进行检测,因为是打包价格,每座桥的检测费用可以缩降2/3以上。闵成表示。

对于大桥的垮塌,有人说是由于汽车超载造成的,也有人说是因为豆腐渣工程。无论如何,桥梁安全成为了潜在的不安全因素,尤其是在广袤的农村地区。在我区,依据路网而统计的农桥就有数百座,很多农桥始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安全保障已成未知数。

不仅湖塘遇到了此类困惑,横山桥、礼嘉、南夏墅等我区大部分镇、街道的农路办都有相同的疑惑。以前登记造册时,某个村并非是主线村落,没有太多的人流、车流,但是现在不同了,村里新建了道路、农桥,问题涌现出来,依据路网内、外进行的桥梁管理,怎能保障大家的出行安全?一位业内人士抱怨。

点击排行

推荐新闻